寻访红色故事之七松阳“草根先生”叶之权采草

时间:2019-06-12

  原标题:寻访红色故事之七松阳“草根先生”叶之权,采草药救治游击队伤员的故事

  每一条历史长河,都留下了一个个生动的红色故事,留下了一首首美丽的生命赞歌。在践行丽水“两山”发展理念的过程中,在奔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征途上,让我们一起走进烽火浙西南医者仁心的故事中,体味浙西南革命精神的传承!

  提供素材:叶儒章,松阳人,叶之权嫡孙,少年时迁住武义,现任武义叶法善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原名叶之棋,出生于松阳县城中医世家。祖父叶乃高,清末松阳名中医,在无锡、苏州尤负盛名,就诊者远及苏、湘、赣、皖等地。父亲叶国元,民国时期闻名乡里、精通医道的松阳名中医。

  叶之权在家居三,共有兄弟5人。解放前,为避抽壮丁,叶之权兄弟各奔东西,举家出走松阳,过着游医的生活,也开始其边采药边义诊施治的传奇行医生涯。1935年春月,叶之权在上山采药中,偶遇粟裕的部队并加入游击队,随军救治伤员,因熟悉当地的地形方言也充当着通讯员,直到在1938年的一次送信途中,遇土匪右脚受伤而离开游击队,留下了一段让后人引为自豪的故事。

  1935年春月的一天,在松宣遂三县交界的青牛岭腹地采药的叶之权,在一个小山峰上偶遇一名躺在树丛中不停呻吟的重伤员,在这土匪出没的山林中一般人哪敢逗留?但医者父母心,促使叶之权小心翼翼地上前察看,发现伤员血淋淋的小腿不停地在流血,人已接近昏迷呻吟声渐渐地变弱,看不到周边有其他的人,救人要紧!来不及多想,叶之权就近采了些止血的草药,嘴巴嚼烂在流血处敷完用山面皮捆绑,正想站起来,不知身后何时站着四五个人,穿着不同衣服把叶之权吓得坐在地上,嘴里不停的说,我只是帮他止血包扎没有伤害他。一位游击队员都叫他为“老曲头”的队长说:“老乡别怕,我们是游击队员”,原来他们是回去找人帮忙来抬伤员的。

  看到这一幕,他们拉着叶之权一定要他去见他们的首长,因为当时的游击队缺医少药,亲眼看到叶之权能够敷药止住伤员流血,大家非常高兴。就这样,叶之权随着几个游击队员到了遂昌与松阳交界的叶过田村后山,见到了当时游击队的首长粟裕。在临时休整指挥部里,当时只有四五十人,还有几个伤势严重的伤员,曲队长向粟裕首长汇报了他们亲眼目睹叶之权为伤员止血包扎的事情,粟裕非常高兴,亲切地拉着叶之权的手,连声说“谢谢你了”!同时,希望他帮忙看看这些伤员能否想办法医治,叶之权连连点头,逐个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对粟裕说,草药虽好但是一时半会好不了,只有先慢慢改善如何?粟裕说,能够改善己经非常不错了。叶之权让粟裕派两位游击队员一起前往采药,曲队长马上同意带着一位游击队员前往。

  叶之权带着游击队员在森林中采来了野生的抗病毒的山金子、七叶一枝花、四大天王、清明官花,去湿热的天雷针、水毛竹、大扑散、三角分,止血疗伤的空不柴、坚彻柴、兰花根、一点红等一此野生草药,根据不同的伤势用不同配伍给伤病员内服外用,为几名伤员分别医治,同时医治一名因雨湿风寒引起的伤寒伤员。在三天的休整过程中,得伤寒的伤员服用草药后基本好转,其他伤员也没有出现再次恶化,有些伤口开始发痒愈合。这时有队员报告,三分队已经从松阳县城回来,因游击队另有任务要出动,粟裕找叶之权谈话,称他是民间良医,而部队正缺少这样的医生为战士们提供帮助,希望他留下来为革命事业,为更多的贫苦大众,跟随游击队义务救治病伤员而服务。叶之权欣然同意随军救治伤病员,因他熟悉当地的地形方言也充当着通讯员。

  在那缺医少药更缺少抗生素的年代,山金子与七叶一枝花、金丝吊葫芦配合不乏作为抗生素的理想药物,可以与青霉素相貔美,同时也是唯一能够让病伤员医治的草药。叶之权在追随部队时用野生草药医治病伤员无数。

  1936年6月中下旬的一天,因过度劳累又加上雷阵骤雨的冲泡,粟裕得了民间传说的所谓“半日鬼”病,发热发烧又时而发冷,曾昏迷不醒,等到叶之权送信回来看到时已经有两天了,叶之权诊清楚病情后,采来山金子、小萝卜、独脚金鸡、金丝吊葫芦等草药,经过四五天的服用病情基本治愈,为游击队攻打宣平县城作了铺垫,也羸得了时间。

  1938年的一次送信返回来的途中,叶之权与土匪相遇右脚中枪,为逃突追赶隐藏养伤而离开了游击队。

  当时江浙一带疾病流行,诸如天花、鼠疫、疟疾等烈性、急性传染病随处可见。叶之权沉着应诊,并不断地总结、摸索诊治瘟病的规律,施药救济。以自己所学医术尽心尽力为患者解除痛苦,而且还尽己所能从精神上、经济上帮助他们早日康复。仁术救人、仁心济世,松阳的土地上,留下了他忙碌的身影和一串串坚实的足迹。

  叶之权全家靠父辈行医为生,在家庭陶冶下,叶之权从小就萌发了学医志趣。6岁上私塾,同时还由其祖父讲授医书,13岁起,在祖父潜心传授下,掌握了不少中医药知识。白天随祖父临床侍诊,入晚苦读到深夜。以《内经》、《难经》、《伤寒论》、《金匮要略》为基本研读之书,以《外台秘要》、《千金方》及历代诸家之医书为参考之学。经5年的苦读与侍诊,增长了见识,开阔了视野。18岁起悬壶于乡里,慎临证,必不粗疏,问病情,则详察体认,明其所因;辨证治则胆大心细,伏其所主。集思广益,出奇制胜。之后,叶之权更加潜心研究中医理论,积累了丰富的临证经验,博采百家,自成一家。故多疑难杂症,每能得心应手。特别是股骨头坏死、坐骨神经痛、强直性脊柱炎等病痛,叶之权经多年的诊疗研究,方剂独到有效。时至今日,松阳县城的一些中药店,每看到这张方剂就知道是叶之权中医世家的祖传。

  事隔近八十年之后,2012年7月,粟裕之子粟寒生与战友之子席志国一同前来松阳找访叶之权,因年高已逝,粟寒生与席志国在一本《粟裕传》书籍扉页上签了名,将书送给了叶之权的嫡孙叶儒章。